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开见佛的博客

此界一人称佛名,西方便有一莲生。但使一生常不退,此花还到此间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  

2015-02-04 10:12:54|  分类: 戒杀放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轮圆月耀天心

昨晚,车到潍河,看到林间上空的一轮圆月,始觉原是农历十五。

忽然记起赵朴初先生评价弘一法师的一生:“无尽奇珍供世眼,一轮圆月耀天心。”

于是在这静寂的夜色中,忽然就忆起那位慈悲的老人。

师去矣,然师于苦海众生之殷殷嘱托之情,依然在心。

转帖法师当年于湛山寺的一段记载,读着这些感人的文字,恍如见师。内心,就如明月朗润!

倓虚法师请弘一大师来湛山寺讲律的盛请,弘一大师起初没有答应,梦参在厦门住了三个多月,不断地苦苦要求,弘一大师还是没有答应。梦参感到请弘一大师去青岛讲律的希望没有了,只得向弘一大师告辞北归。

   弘一大师对梦参说:“好吧!你早点回去,免得大家盼望!”梦参行礼之后,提出一个问题请弘一大师开示,梦参说: “依据‘梵网经’说:一个受持出家菩萨戒的人,如果有人请他去说法,他无缘无故推辞不去,这是违背佛制的。我从二十岁那年开始,就有人请我讲经,我不管讲得好还是讲得不好,都去讲。以后如果再有人请我讲经,我是去讲呢?还是不去讲呢?请您老给我开示!”弘一大师听后,面色非常凝重,说: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梦参说:“我没有什么意思,只是请您老开示而已。”弘一大师默然良久,一语不发,最后,他慈和地对梦参说:“你先回寮房去吧!”过了一会儿,弘一大师派遣侍者请梦参到他的寮房里去,见面没有多说话,只说:“你先打个电报回湛山寺,告诉他们,五天后我们由厦门起程去青岛。”这使梦参喜不自胜。他苦苦地请求了三个多月,没有答应,想不到辞别时提出的这个问题,竟然出现了峰回路转、柳暗花明的景象,促成弘一大师去青岛讲戒。

    从漳州动身前,梦参来信说,弘老提了三个条件,第一,不为人师;第二,不开欢迎会;第三,不登报吹嘘。倓虚法师答应了这些条件。

    1937年5月20日,弘一大师与随行的门人传贯、仁开、圆拙以及前往邀接的梦参,一行五人,在青岛的大港码头下船。大师穿一身半旧的夏布衣裤,外罩夏布海青,赤脚穿一双草鞋,步履轻捷,精神抖擞,与湛山寺众僧见面后,只简单地说了几句话,全无世俗的寒暄客套。他的行李是一只破麻包,用麻绳扎着口,里面是一件破旧的僧袍,一套破旧的裤褂,一双布鞋和一双草鞋,还有一把破雨伞,惟一保护的比较完整的是几本有关律学的书。在湛山寺的后院里,为接待弘一大师而建了一排叫“五间房”的僧舍,可是,弘一大师并没有住进去。他说,佛家没有分别心,没有贵贱之分,要住,就都住一样的房子。就这样,他住到了倓虚法师宿舍的东间。湛山寺里一位曾见过弘一大师的法师说,弘老吃饭有个习惯,每次把饭菜吃干净之后,总要用开水冲一下碗,然后把余汁喝掉,生怕浪费半粒米。当时寺里知道弘一大师持律很严,所以没有为他准备特殊的饭菜,第一次送的是普通的四个小菜,他没有动;第二次准备了稍次一点的,还是不动,直到盛去一碗大锅菜,他才下筷。就这样,从进寺到离寺,他一直坚持与寺众同餐,决不特殊,寺里也就无法款待。

    弘一法师每天要出山门到前海沿,到湛山的海边看海,站在水边的礁石上了望,看碧绿的海水,雪白的浪花,往来的船只,翔集的鸥鸟,与大海作心灵的感应,与自然作无言的交流,每有神会,不胜欣喜。这成了弘一大师的“日课”。那时,这里还是一片荒滩,有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,绝少看到人迹。如今,这里已是青岛大东部高楼林立的中心地带了。

    做过广东省省长的朱子桥将军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,自从辞去公职之后,一心做佛教的慈善和文化事业,他与倓虚老法师认识很久,属于多年的道友,因此,他在湛山寺住了几天。虽然朱子桥没有见过弘一大师,但对弘一大师之名早已听闻,对其精严戒律的精神,深致仰慕与敬佩。而弘一大师对朱子桥所做的慈善救灾事业,也深致赞佩嘉许。弘一大师的身体一向不太好,他到湛山寺讲律,除了上课之外,平时不太见客。他的饮食由侍者送到他的竂房里,不与大众在一起用餐。一天,朱子桥与倓虚法师谈起,明天想请弘一大师在寺里一起吃便饭,大家见见面,谈谈话。倓虚法师将朱子桥的意思转达给弘一大师,大师答应了。

    可是,到了第二天中午,事情发生变化,朱子桥的好友、时任青岛市长的沈鸿烈,特地开车来接朱子桥到青岛市内湛山精舍吃饭。当时湛山寺位于青岛郊区,湛山精舍是倓虚法师为了弘法讲经及办事方便,在青岛市内修建的湛山寺下院。 朱子桥昨天说好了的请弘一大师吃便饭的事,只得临时改变方式,邀请弘一大师一起赴市区湛山精舍用斋。朱子桥提议:“可请弘一大师一块来,列一知单,让他坐首席,我作陪客”。朱子桥与沈鸿烈等,一面在客厅里谈话,一面请人通知弘一大师赴宴。

    去请弘一大师的监院师傅只带回了一张纸条,弘一大师引用了宋代唯正禅师的一首谢筵诗,上面写道:“昨日曾将今日期,短榻危坐静思维。为僧只合居山谷,国士筵中甚不宜。”梦参法师将这张纸条交给了倓虚法师。倓虚法师看了之后,没有讲什么,只将诗放到口袋里去了,而对朱子桥和沈鸿烈说:“弘一大师今天身体不好,不能赴宴”。朱、沈等便坐沈的车子去湛山精舍吃饭了。

    倓虚法师晚年在《影尘回忆录》中说到弘一大师时这样写到:“愈是权贵人物,他愈不见,平常学生去见,谁去谁见,你给他磕一个头,他照样也给你磕一个头。在院子里两下走对头的时候,他很快的躲开,避免和人见面谈话。

    弘一大师在湛山寺开示的课讲题目是“律己”,他强调学律的人先要律己,而不能拿戒律去律人。他又说到“息谤”,他说息谤之法在于“无辩”,因为越是辩解,其谤越深,就如一张白纸,滴上一滴墨水,如果不去动它,就不会向四周溅污,如果试图揩拭,势必污染一大片。随后,他讲三皈五依和律学大意,再往后即开讲律学名典《随机羯磨》和四分律。他讲学时从不坐讲堂正位,而是在旁边另设一桌,以示不敢妄为人师之意。差不多有半年时间,弘一大师在湛山寺写就一部《随机羯磨别录》和《四分律含注戒本别录》,还写了一些文章。
    1937年7月7日,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华北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逾一月,“八一三”事件爆发,日军增兵海湾,青岛形势告急,商家与市民均有逃难迹象。南方的朋友担心大师的安危,驰函敦劝大师南归。大师以原定期限未到,不能擅自改动归期,继续留在青岛讲经礼佛。并当即手书“殉教”横幅以明志。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说:“今踞东齐湛山,复值倭寇之警。为护佛门而舍身命,大义所在,何可辞耶?”他还录古人的诗句以自勉:“莫嫌老圃秋容淡,犹有黄花晚节香。”以身殉教的精神和对国家民族的感情,在这里已经合而为一,共同交织升华。

    1937年10月中旬,弘一大师到倓虚法师的寮房告辞,同时规定了五个条件:一、不许准备盘缠;二、不许备斋饯行;三、不许派人送行;四、不许规定或询问何时再来;五、不许走后彼此再通信。他走后,人们走进他的寮房,看见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桌椅条凳安置得整整齐齐,桌上一只香炉,三炷长香升腾起袅袅青烟……

    “七七”事变,抗战爆发,青岛已成军事上的争点,形势十分紧急,有钱的人都纷纷南下,轮船满员,买不到票子。弘一的友人和弟子都担心不已,催他早日南下。弟子蔡冠洛写信请他早到上海,上海有安静的地方,可以卓锡。弘一复信却说:“惠书诵悉,厚情至为感谢。朽人前已决定中秋节乃他往;今若因难离去,将受极大之讥嫌,故虽青岛有大战争,亦不愿退避也。”他还在给友人的信中表示:“今居东齐湛山,复值倭寇之警。为护佛门而舍身命,大义所在,何可辞耶?”
  湛山寺本来是预备留他久住的,过冬的衣服也都给置办了。可是,弘一法师的身体不适于北方的严寒,当年10月,他要按预定的归期离开。此时,形势发生很大变化,上海陷于大战的炮火之中,青岛却相对平静。友人夏丏尊从上海来信,劝他暂住青岛。他不为所动,迎着炮声踏上黄埔滩。临走前几日,他给同学每人写一幅“以戒为师”的小中堂,作为纪念。末了,又给大家讲最后一次开示,反复劝人念佛。临走时,与倓虚法师告别说:“老法师,我这次走后,今生不能再来了。将来我们大家同到西方极乐世界再见吧!”临上船时,弘一法师从肘窝下拿出厚厚的一叠手写经典,笑容满面的低声向梦参法师说:“这是送给你的。”梦参法师喜不自禁,此《华严经净行品》约有四十多页,末幅有跋云:“居湛山半载,梦参法师为护法,特写此品报之。”
  从青岛经上海回到厦门,他写了许多条幅送人,内容是: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不忘念佛。并加跋语云:“佛者,觉也。觉了真理,乃能誓舍身命,牺牲一切,勇猛精进,救护国家。”

(更多戒杀放生、修善改命的文章,请访问心印居士学佛空间:百度http://hi.baidu.com/xinyinxuefo

网易http://xinyinjushi.blog.163.com/QQhttp://1511840800.qzone.qq.com/QQhttp://2622135233.qzone.qq.com/以上空间地址一点即入!心印居士QQ:2622135233,QQ:1511840800)

2月4日,收到5053元,放生6000元,预支947元。善款明细:王桂祥10元(余550元),舒畅20元(余1040元),宋连干10元(余379元),妙禅、林崇智全家30元(余2760元),牛淑敏15元(余380元),丁辉煌合家30元、许新荣10元(余2020元),杨璐铭10元(余40元),汪喜合家20元(余690元),定雅10元(余2280元),费科华全家20元(余1630元),孔崔10元(余340元),何亦30元(余1550元),智照携女儿黄子萱10元(余200元),王林30元(余1210元),崔宇10元(余790元),柏惠汤全家70元、Ginette French合家15元(余5220元),武进忠10元(余280元),宇宙所有众生10元(余274元),王邦宇10元(余282元),服信10元(余3170元),净莲20元(余1880元),阚柯夫妇及全家10元(余590元),合钰全家10元,菩提萨埵10元(余530元),牟俊里一家30元(余3600元),愿发菩提心10元(余120元),马全林马坤全家10元(余960元),程隽合家10元(余100元),妙音合家20元(余480元),孙美霞、小葛20元(余500元),天玄10元(余487元),王月明全家10元(余320元),奚建清、定量、朱参朝、黎玉娴、朱红梅、朱咏梅、叶栩宁合家50元(余200元),李宗申全家郭志新全家10元(余240元),马明浩全家30元(余910元),赵亚娟10元(余770元),王浩宇10元(余580元),妙玥全家10元(余270元),史三举刘军石洋洋10元(余1100元),岳聪10元(余400元),刘玉山吕培梅10元(余1030元),刘/卫/刘合家10元(余200元),杜玉良杜冰全家10元(余250元),政10元(余170元),郗秀芳靳敏全家10元(余270元),姜博豪10元(余320元),王永进10元(余1800元),欧创楠的家人10元(余370元),王新国王兰英王越全家10元(余380元),韩彦鹏全家10元(余987元),彭钰坤20元(余20元),王强10元(余430元),黄丽珍汪芷瑜10元(余460元),赵秀娟10元(余490元),法界有情众生20元(余2000元),佛弟子蒲10元(余250元),随缘夫妇50元(余7800元),贺星成全家10元(余610元),张强郑晓宇全家10元(余950元),名优办公10元(余110元),张蕴寒10元(余1130元),佛弟子(高)20元(余1300元),郭聚华、李超英、郭靖全家10元(余570元),本善和牛鑫宇10元(余306元),王英俊王海峰全家10元(余710元),张军马凤姐张华龙张保霞10元(余306元),陈佳琳陈佳明10元(余820元),孙艳红10元(余20元),王智勇100元(200元),常通10元(余270元),雪儿和姥姥20元(余340元),王勇凯王炳恒张淑英尹祉霖陈红超全家10元(余40元),张焕陈志刚10元(余130元),明妙10元(余30元),刘顺后10元(余140元),广州曾居士100元(余8500元),韩秋香10元(余357元),先人李润10元(余380元),赵成全全家10元(余200元),明闻10元,康永祥合家10元(余250元),冉秀英韩菲张宇喆10元(余980元),马永红马彬全家10元(余280元),冯友年20元(余60元),任时铸任悦瑜聂琳10元(余280元),前款结余216元,春芳100元,小葛500元,杨彬102元,陈静49元,杨林49元,奚建清、定量、朱参朝、黎玉娴、朱红梅、李志德、李玟烨、朱咏梅、叶咏、叶栩宁合家500元,,法界有情众生600元,佳木斯-小禅100元,果文全家500元,妙音100元,唐根花200.68元,李艳勤101元,李西京101元,尹春兰101元,魏宝贞101元,许秋阳101元,李雅琴101元。

放生物命:野生大鲤鱼500斤,12元1斤。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一轮圆月耀天心 - 心印居士 - 心印居士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